资深游戏开发团队谈如何构建区块链上的王者荣耀

最新 叶无道天 746 浏览

当游戏开发者真正意识到区块链技术无论怎样发展都达不到和原生服务器一样性能,从而开始寻找另外一条路径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这时距离落地就不远了。

2018年是游戏行业的多事之秋。从版号暂停发行到重启版权审批,在经历了三个季度的寒冬之后,游戏行业终于微微迎来了黎明的曙光。传统游戏市场的低迷让众多行业从业者开始寻找新的出路,区块链看似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有人说,区块链最先落地的应用就会是游戏。尽管杀手级的应用现在仍旧没有出现,但是区块链游戏的发展之路也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

近日,起风财经采访了氪星球创始团队,针对区块链游戏的发展他们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为什么游戏行业需要区块链?

随便打开一款游戏的贴吧或者论坛,你会发现玩家吐槽的身影随处可见,传统游戏为何频频为玩家所诟病?

“你购买一部手机之后你就拥有了它的所有权,可以进行转赠或售卖,但你在类似王者荣耀这种传统对战类游戏中购买一套装备,却没有赠与和售出的权利,深究下来你会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拥有过这个装备,你只是租用了这套装备而已,所以在传统游戏中作为投资者的玩家不会拥有任何资产。” 氪星球联席CEO郭涛说道。

玩家愤怒于平台不负责任的关服,但是又没有更好的选择。

“游戏行业目前已经被诸如腾讯和网易等大厂垄断了,它们已经把游戏划分成了很规范的流程”,郭涛对此无奈的表示,“比如平台要买一个能够套用很多玩法的IP,或者用盈利的40%买用户,这笔钱无疑将会叠加到用户身上,其获取游戏的成本相应的就会越来越高。”

游戏本质上应该是一件艺术创作范畴的事情,但是现在却落入了工业化范畴,越来越向一门生意在靠拢,在这个过程中,游戏的趣味性降低、创新性不足,用户的抱怨声四起,玩家和厂商的摩擦越来越大。

“这恰巧是具备去中心化特质的区块链所能解决的,也可以说区块链元素的融合是互联网游戏发展阶段的一个升级。”

郭涛认为,区块链本身就是解决信任机制的一个技术,具备打破垄断的能力。玩家和厂商之间能够以通证经济为载体实现利益共享,不同于目前传统游戏中充100元赠送50元的套路,区块链游戏会将部分收益按照用户对游戏建设所作出的贡献值直接进行分成,用户从使用者变成建设者,双方对立的关系自然不攻自破。这时用户的选择会增加,厂商为了用户留存率会不断增加游戏的趣味性,游戏行业就会变成良性竞争。

众所周知,区块链上会有一套既定的规则,任何人都无法篡改,所以无需担心权益得不到保障。除此之外,区块链游戏让财产的确权变得更加明确,由于没有中心服务器的存在,游戏不会有关服的风险,属于玩家的装备也不会就此消失。

“如果游戏被赋予了区块链的属性,设计师可以以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的形式来创作装备,玩家购买装备只需要设计师本人同意即可,而购买后的装备属于玩家本人,转赠还是售出全凭本人意愿,不再需要通过游戏的授权。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形式为装备的归属和价值进行了一个很明确的定义。”

那么,区块链游戏平台如何获利呢?

“区块链是颠覆传统游戏的运营方式,而不是摒弃传统游戏的盈利模式,平台方输出内容,用户花钱买内容,这个商业模式已经很成熟了,区块链的作用是把这种收入按照既定的规则公平地进行分成。举个例子,平台方将80%的收益以挖矿的形式分出去,剩下20%的收益归团队所有,这个机制在链上是自动运行的,确保了公平性。”

除此之外,他还表示,在区块链游戏上,任何人都可以以财产为基础提供游戏服务,在此过程中可以通过收取门票、组织活动等方式获益,为游戏的持续运营提供支持。

综上所述,可见区块链游戏并不是一个伪命题,那其发展困难的原因是什么呢?

“门槛”和“投资人偏见”是拦路虎

从击鼓传花类的加密名人开始,到TopsDice的扔骰子游戏,再到Fomo3D的资金盘类型,2018年末比较新鲜的是挖矿分红类型,中间出现了零星几款卡牌类游戏,区块链游戏大多背后是以分红或者庞氏骗局模型为基础的。

细究下来这也是整个大行业的映射,乱象丛生在“区块链+游戏”这个细分赛道也无可避免。

对此,氪星球联合创始人李石磊表示,“目前整个行业都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市场上游戏种类杂、骗局频现,很多都只是打着区块链的名号做着收割韭菜的事情,经过2018年的准备期之后,2019年是正规军入场的时候了。”

谈及区块链游戏发展上遇到的问题,李石磊认为首先是区块链游戏给大众的感觉就是门槛非常高,拥有钱包和数字货币是最基本的装备,如何降低玩家进入的门槛应该是游戏厂商去研究的问题。

其次,投资人对区块链游戏的看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同时也体现出了国内外区块链投资意识的差距。

“本质上来讲,因为区块链是一个全新的技术,所以目前国内和国外区块链游戏发展相当,但国内外区块链游戏的估值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国外的团队大多是以千万美金的量级在融资,但国内的团队则是在百万美金的量级,这种现状充分反映出国内外投资意识上的差距,跟社交游戏刚出现时的状况一样。”李石磊无奈的说道。

3.0是伪命题,应该叫2.0改造方式

“我不能认同现在很多公链说自己是区块链3.0这种概念。” 郭涛皱着眉头说道,“从程序的角度来讲,从1.0的轻量级脚本发展到2.0以图灵完备为基础的智能合约,在理论形式上已经完备了,剩下的就是实际的优化工作了。”

众所周知,以太坊等底层公链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扩展性太差,一旦交易数过多,交易确认速度严重下降。针对这个问题,行业中也出现了不同的2.0改造方式。

“最先出现的是EOS主导的牺牲去中心化提升TPS(每秒的交易量)的方式,但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就是去中心化的特质,显然这并不是一条主流的路径。就游戏应用来说,这种方式下,无论TPS能够达到多高,都始终存在着一个悖论——如果出现王者荣耀这种量级的游戏,用户数量将显著提升,TPS仍然会存在崩溃的可能。”

另外一个解决方法就是以Zilliqa等公链为代表的分片技术,分片会确保在用户规模扩增加的同时不影响交易速度,为商用性提供了保障。

不过分片的缺点在于响应速度离正常的用户体验还有一段距离,因此需要利用layer2的技术在公链上面搭建一条高速缓存带,事实上就是‘闪电网络’的思想——两个人频繁的交易,交换的是彼此对状态的签名信息,交易并不实际发生在链上,但是最终会被记录在链上。

“举个例子,玩家转让装备是存在确认时间的,如果这个动作是高频操作的话,玩家每转让一个装备都要等很久的时间,体验质量就会大大降低。试想一下,玩家可以先使用私钥进行签名确认,签名是瞬时的,站在用户的角度看装备已经被转移过去了,但事实上这个装备在区块链上是被延时结算的。这样一来,即使区块链的响应速度没有那么快,用户体验也不会受到那么大的影响。”

谈及目前距离区块链落地应用的出现还有多远,郭涛表示以往的区块链游戏开发者一直希望出现能够承载游戏所有逻辑的一条链,但事实上区块链本身就不是为游戏而服务的。

当游戏开发者真正意识到区块链技术无论怎样发展都达不到和原生服务器一样性能,从而开始寻找另外一条路径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这时距离落地就不远了。“对于氪星球来说,现有的区块链技术已经能够实现资产的托管,这个技术水平就足够了,接下来就是设计的问题了。”

“游戏行业本身就是天马行空的,你不能被技术所困住,拿超级玛丽来说,对比当前,彼时的技术限制性极大,但是你不得不承认现在它依然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对于开发人员来说,技术瓶颈不是问题,怎么样利用现有的技术去表达产品才是作为一个游戏开发者应有的素养。”郭涛如是说。

氪星球要做“区块链版的王者荣耀”

“我们就是要做一款区块链版的王者荣耀。” 说到这里的时候,郭涛的语气不自觉的兴奋起来。

“王者荣耀使用的帧同步技术和区块链技术有很强的相通性,它们本质上都是多实例之间的状态复制。举个例子,几个人同时在玩王者荣耀,不管如何操作,每个人手机上看到的视角和结果都是一样的,而在区块链上,不管跑了什么交易,呈现在几个矿工面前的结果都是以同一个区块的形式来表达的。基于这种相通点,用区块链技术来制作王者荣耀类的游戏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郭涛提到,此前业内流传一个说法,即所有的公链性能加起来也跑不了一个王者荣耀游戏,他认为这种说法太片面了。

“打游戏的过程不需要建立在公链上,但是游戏结果要回归到链上,这个就要应用侧链技术了,相当于把以太坊基础公链当做一个比较低效、很慢速的存储机制,在其上用区块链技术构建一个更快的方式。一些不用高频交易的财产以及重要的数据如装备、皮肤就走在底层公链上,整个游戏的运行搭载在侧链上。说实话,这个游戏的门槛会相对高一些,类似王者荣耀这种对战类的游戏本身就是传统游戏里面比较难的一种,其次还要去构建侧链,市面上并没有团队去做,我们希望能成为行业的先行者。”

除了解决公链性能不足的问题之外,郭涛表示侧链的建立同时也是为了降低区块链游戏的门槛,不用再像以往一样要先下插件、持币和钱包,在侧链上可以实现挖矿、玩游戏、转账一体的操作,对于玩家来说可以在零成本的状态下进入到区块链的世界。

“除此之外,这款游戏不仅会在氪星球上线,也会在其他的公链上线。在我看来,应用层就是要在不同的公链上去实现产品在用户间的交互,把游戏的门槛、底层公链技术的影响降低,让游戏可以跨链玩、资产可以跨链交换,这个时候才能真正称其为区块链游戏。”

谈及和市面上其他的区块链游戏的区别时,郭涛表示主要还是资产的表达方式不同。“在氪星球以藏品为主,货币存在的意义不大。作为一个游戏团队,我们更看重有品质的道具和属性极强的装备,它能够被赋予多种表现形式,而无限增发的货币是没有价值的。但装备的创造和技术实现相对是很容易的,装备的表达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结语

“在开始做区块链游戏之前,我先做了一段时间的公链。当时流传着一种普遍的说法是‘因为区块链行业不成熟,所以没有好的应用级产品出现’,但在公链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我发现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资本和人才对公链的倾注远远超越了应用层,众多团队对做公链趋之若鹜,而投身应用层的团队了了。所以现在的问题不是公链性能的问题,而是没有合适的人,一旦出现一个成功的例子,资本和人才都会被带入区块链应用的行业里,而区块链应用火起来之后才能触发区块链技术的不断发展,这是我投身区块链游戏行业的契机。”郭涛如是说。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希望我们能凭借一腔热血为后来人铺好路。”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55play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55play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下一篇文章

为何「加密货币+游戏」会失败?

人们对于加密游戏有着超乎寻常的热忱。将区块链引入游戏中并获取「数字稀有性」(即十分地稀少),这是第一次允许用户自由买卖游戏道具以使他们能因此获得法币收入,也是首次使用户能将其道具在不同游戏间自由流通。游戏是一个正在增长的巨大市场,将区块链引入其中必然会产生海量的价值。

公孙轩辕 2019-03-10 10:54 1059

评论(0)

最新评论